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海魂 > 第二十二卷 胜利航线 第六十四节 半路杀出

第二十二卷 胜利航线 第六十四节 半路杀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几年的合作,让常荐新对谷甄云有了比较深刻的了解,而他对谷甄云的认识也算是比较到位。相对而言,谷甄云这类中年人将领缺乏谈仁皓与常荐新这类年轻将领所具备的积极进取的精神,也缺乏冒险精神。这些在战场上就表现为谷甄云缺乏勇气,缺少灵活应变的能力,以及把握机会的能力并不是很好。

    到了第六特混舰队后,谷甄云成为了特混舰队司令官,也就是特混舰队的一把手。与以往他担任的舰队参谋长不一样,司令官需要对舰队负全责,这也导致谷甄云在指挥作战的时候更加的小心翼翼。用一句比较客观的话来说,谷甄云是那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型的将军。

    实际上,第六特混舰队在到达了大西洋战区的表现也正是如此。在编入了第二舰队之后,谷甄云还兼任第二舰队参谋长,为姜仲民的副手。虽然谷甄云与姜仲民之间并没有任何直接的冲突,但是两人的合作也不算是尽善尽美,主要就是两人的指挥方式,以及对待战争的方式根本就是不一样。在姜仲民想通过大西洋上的胜利建立起自己在海军中的根基的时候,谷甄云却仅仅只是希望第六特混舰队不要出大问题,不要遭受惨败。结果,两人在前几轮北上的时候就出现了矛盾。

    德国“远东舰队”闹别扭的那次,也就是姜仲明第二次被迫放弃北上,返回开普敦的那此作战行动中,正是因为谷甄云在处理与“远东舰队”的联合行动上出了问题,结果导致德国海军上将舍尔对其严重不满,最终导致整个远征行动被迫终止。当时,舍尔要求“远东舰队”与第六特混舰队先行北上攻打黄金海岸地区。因为天气因素而无法参加作战行动的第五特混舰队则留在后方。从当时的情况来看,英国部署在黄金海岸地区的轰炸机并不是很多,如果“远东舰队”与第六特混舰队先行北上,并且支援6战队登6的话,很有可能已经击败了该地区的英军,为接下来进入大西洋中部海域打下了基础。可谷甄云却考虑到在没有航母掩护下,战列舰很容易遭到轰炸,结果就断然拒绝了舍尔的提议,从而引了两国海军之间的矛盾,最终即使天气已经好转,舰队也不可能继续北上了。

    随后,在攻打蒙罗维亚的战斗中,谷甄云又与姜仲民产生了分歧。当时,英军死守蒙罗维亚,6战队久攻不下,因为后勤保障困难。舰队的支援作用也没有完全挥出来。谷甄云早就提出暂时围困蒙罗维亚,先分出一支部队去打下佛得角群岛,然后通过封锁来迫使蒙罗维亚的英军投降。后来第一舰队的行动正好证明了谷甄云的判断是正确的。而当时谷甄云并没有意识到他的判断很有远见,只是在蒙罗维亚久攻不下的情况之下考虑到这一点的。可姜仲民坚持要先打下佛得角群岛,为舰队北上打开了通道,而且随着第三舰队进入加勒比海,后勤补给也得到了保证,舰队北上进攻直布罗陀要塞的行动就易如反掌了。

    从两人之间的这些矛盾中可以看出,姜仲民与谷甄云之间的合作并不怎么样。特别是在攻打蒙罗维亚的时候,姜仲民还把事情闹到海军司令部。最后由聂人凤亲自来电报,再次确认了姜仲民与谷甄云之间的关系。虽然聂人凤没有在电报中直接批评谷甄云,但是这个在海军中混了十几年才出头的中年将领很清楚,姜仲民是海军元帅的学生,如果他继续与姜仲民生冲突的话,海军元帅肯定是在姜仲民那边的。因此,在后来的作战行动中,谷甄云就很少表达自己的独立见解,而是姜仲民叫他干什么,他就去干什么,从不积极,主动的参加作战行动。而这正好也是谷甄云的性格。

    舰队到了直布罗陀要塞之后,第一舰队与第二舰队会师,新的指挥关系确定了下来,谈仁皓为两支主力舰队的联合司令官。虽然新的指挥体系很明确,但是“联合舰队司令官”只是一个临时性的战斗职务,在海军的指挥体系中没有没有明确的位置。而且这只是姜仲民与谈仁皓之间的关系。谷甄云仍然是第二舰队参谋长,第六特混舰队司令官。其仍然向姜仲民负责。也就是说,如果谈仁皓要给第六特混舰队下达作战命令的话,那还得通过姜仲民那一关,至少要得到姜仲民的默认。而当姜仲民与谈仁皓下达的命令有矛盾的时候,谷甄云则应该听从姜仲民这个直接上级的指挥,而不是听从谈仁皓的指挥。这至少是谷甄云本人对这次联合作战的理解,而且也正是这个理解,最终导致第六特混舰队在二十二日下午到二十三日清晨的作战行动中一波三折。

    当天下午,谷甄云收到了同样的情报,随即他就按照谈仁皓之前的战役部署,率领第六特混舰队离开了奥尔德尼岛附近海域,向凯尔特海方向而去。按照谈仁皓的部署,到时候将由第三特混舰队与第六特混舰队在凯尔特海南部海域组织起一条防线,负责搜索与拦截英国海军的战列舰舰队,同时,第一特混舰队与第五特混舰队则负责寻找与打击英国海军地航母特混舰队,第二特混舰队为战役预备队,同时负责为第三特混舰队与第六特混舰队提供防空掩护。可谷甄云忽略了一点,那就是这套作战计划是针对英国本土舰队是从爱尔兰海方向进入战场,而不是从多佛尔海峡方向进入战场而制订的。同时,他还忽略了当时的战局变化,没有主意到,已经有很多情报证明萨摩维尔率领的战列舰舰队不打可能在爱尔兰海,而是很有可能在夜间通过多佛尔海峡进入英吉利海峡!

    在收到了谈仁皓的命令后,谷甄云没有立即回电,结果导致第一特混舰队一直在设法联系上第六特混舰队,电报反复的拍了数十次!这也只能说是谷甄云与谈仁皓在这个时候都犯了错误。谷甄云犯的错误是盲目的执行之前制订的作战计划,而没有考虑到第一特混舰队为什么要反复不断拍电报,也没有想到要给第一特混舰队回电,而是一直保持着无线电静默!谈仁皓的错误也很明显,他在电报中一直用的是“商量”的口吻,而不是“命令”的口吻。其实,在此之前,谈仁皓的主要就是与常荐新,郝东觉,黄晓天等人合作,而在与这些人联合作战的时候,谈仁皓是不需要在电报中用“命令”口吻的,可谷甄云并不是谈仁皓的“同道”,因此,当谈仁皓用“商量”的口吻出电报的时候,谷甄云还意味谈仁皓并没有修改作战计划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