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海魂 > 第二十一卷 长途奔袭 第四节 共勉

第二十一卷 长途奔袭 第四节 共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海军司令部办理完了一些必要的手续后,谈仁皓赶在中午之前回到了家里。因为没有想到他会回来吃午饭,中午的饭菜准备得非常的简单,这却没有影响到一家人团聚时的欢乐气氛。廖颖玉还亲自下厨做了几道小菜,谈仁皓把身边的人都叫了过来,连杜兴也赶来一起吃了这顿不算丰盛的午饭。

    “实际上,德国人挺可爱的。”廖颖玉在德国呆了几个月,好像成了个德国通一样,“以前,我们都认为德国人很严谨,很死板,可实际上,德国人比我们所认识的要聪明得多,至少德国的医生很尽业,医术也很高明。好多我们无法解决的问题,在他们那里就不是问题了。听说德国的科学家还明了一种可以不用开刀就能找出人体内弹片的机器,说不定很快就能够投入使用呢。”

    谈仁皓津津有味的听着,他不想谈自己的战斗经历,因此就没有去打断妻子的话。

    “另外,德国人也很热情。我与几个同行住在一个中年妇女的家里,她知道我们是帝国的访问学者后,对我们非常的客气,每天还给我们准备早点呢。”廖颖玉的故事讲了肯定不止一次了,而这次是专门为丈夫讲的,“可是我觉得德国人做饭的手艺确实不怎么样,每天都是那几种口味,刚开始的时候还觉得很不错,可是几个月下来,我们都快要受不了了。阿勒大妈也很喜欢我们做的饭菜,走之前,我还教会她做几道地道的苏菜呢。”

    “看来,以后我们可以到德国去开一家餐馆了。”谈仁皓笑了起来,“如果战争结束后我们都失业了的话,这应该是个不错的谋生手段。有我们的廖大厨出马,肯定是财源滚滚,宾客不断。”

    廖颖玉在下面踢了谈仁皓一脚,她知道丈夫在取消她。

    “仁皓。你还真别不信,德国人的饭菜确实很难吃。”廖鸿鹏出来帮妹妹解围了,“我在不莱梅港住了几个月,一直在德国的海军基地里生活,他们的伙食标准比我们的低了好几个档次,几乎每天都是土豆做主菜,吃久了,我都怀疑自己快变成个土豆了。”

    满堂人都笑了起来。廖鸿鹏比上次来的时候胖了一大圈,大号的军装在他身上都显得有点紧。

    “鸿鹏,你要真这么下去,还真成了土豆。”谈仁皓也跟大舅子开起了玩笑。

    “得了,我现在可是天天在锻炼,每天都坚持早晚各跑两海里呢。”廖鸿鹏并不借以妹夫的玩笑话。“可话说回来,德国人确实很坚强,条件那么差,德军的士气却一点都不差。”

    “具体怎么样?”谈仁皓这次来了兴趣,就他所知。德国海军大概是同盟国三巨头中最差的一支海军了。

    “要细说的话。那够我们摆上几天几夜了。”廖鸿鹏放下了筷子,“从大体上讲,德国人很顽强。也很坚强。德国海军的条件比我们差了很多,可是德国海军官兵地意志却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我在不莱梅港住的那断时间,德国海军至少在大西洋上损失了3o多艘潜艇,可是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也从来没有退缩过。”

    “每一个人都如此?”谈仁皓有点不敢相信,在帝国海军中都存在在逃兵与懦夫呢。

    “当然不是,也许是我们的文化不一样吧。”廖鸿鹏笑着摇了摇头,“德国潜艇部队的待遇并不高,比我们的差多了。大部分官兵在上了岸之后都无所事事,而且为了保密。是不能与家人经常联系的,甚至连家信都要受到检查。因此,大部分官兵在上岸之后的生活都非常的放荡,在不莱梅港,仅仅是为海军开设的妓院就有好几十家……”

    廖颖玉立即轻咳了一声,餐桌旁还有女士呢。

    “算我说漏嘴了,可实际情况就是如此。”廖鸿鹏朝妹妹,以及坐在对面地谈清涟抱歉地笑了下,“酗酒。闹事,打架,斗殴简直就成了水兵平时的家常便饭。可是,在作战的时候,德国海军地纪律性绝不比我们差。而且德国海军的官兵都不怕死,这点与我们一样。你们应该知道‘狼群战术’吧?”

    谈仁皓微微点了点头,这是由德国海军参谋长邓尼茨上将先提出的一种潜艇战术。

    “在这个战术中,肯定有一艘,或者是几艘潜艇负责引开船队的护航战舰,为别的潜艇袭击运输船只提供机会。而执行这一任务的潜艇都是九死一生,可在实际的战斗中,没有任何一艘潜艇会回避危险,会主动逃避应该承担的职责。”廖鸿鹏叹了口气,“那几个月里,德国潜艇一共袭击了五支船队,其中执行引诱任务的潜艇损失了六艘,这六艘潜艇上没有一名官兵生还,而且没有一艘潜艇投降,当时我就在想,如果德国海军有如此顽强的意志,他们要是有一支强大的舰队的话,恐怕英国人早就完蛋了。”

    “那么现在英国的情况怎么样?”谈仁皓追着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不好说,反正好不到哪里去。”

    “哥,你们能不能说点别的?”谈清涟见到谈仁皓与廖鸿鹏要扯出战争的话题,立即就出面干预了。

    “对,我们谈点轻松的话题吧。”廖颖玉也不想谈战争的事情,“全家人难得在一起吃顿饭,我们应该说点大家都能开心的事情。对了,仁皓,现在小宝会叫爸爸了。”

    “是吗?”谈仁皓立即转过身来,把放在旁边幼儿车上的儿子抱了起来,“乖儿子,快叫爸爸。”

    孩子还很胆小,被谈仁皓这么一吓,“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

    “你把孩子弄痛了!”廖颖玉立即从丈夫手里夺过了儿子,“小宝乖,小宝别哭,小宝别哭。”

    “哎,这个熊儿子!”谈仁皓笑了笑,“尽然连爸爸都不认了,那还得了。”

    全家人都笑了起来,谈仁皓不是在埋怨儿子,儿子还很小。他也没有资格去埋怨儿子。在小宝出生后,谈仁皓与儿子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到1oo个小时,他有什么资格去埋怨儿子呢?这让谈仁皓感到很愧疚,可他所肩负的职责却让他不得不离开家人。作为军人,他也很清楚,他离开家人,是要保护家人,而他在战场上奋战。就是对家人最好的报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