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海魂 > 第十九卷 蓄势待发 第五十节 老将雄心

第十九卷 蓄势待发 第五十节 老将雄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因为廖汉翔一直在处理战役准备方面的工作,几乎没有在家里呆过,在海军司令部的时候,也基本上与甘永兴,聂人凤在商讨一些大方面的问题,所以谈仁皓好几天都没有找到机会与岳父谈一下。

    各特混舰队新任参谋长的事情很快就确定了下来,朱荣哲顺利的通过了甘永兴那一关。谈仁皓不知道郝东觉用什么办法让朱荣哲前后两次的表现截然不同,因为在朱荣哲去与甘永兴单独谈话的时候,郝东觉已经回到了关岛。可谈仁皓也不需要,至少这证明了朱荣哲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内向与怯懦。就谈仁皓所知,甘永兴对六名新晋升的特混舰队参谋长都提出了一些很重要的,但并不完全一样的问题,朱荣哲在与甘永兴谈话时的气氛肯定要比他见到谈仁皓时的气氛严肃得多,既然他能够让甘永兴感到满意,那谈仁皓有什么理由不满意呢?

    新晋升为特混舰队司令官的谷甄云,严宇龙,以及郑冠华最先拿到他们的新军衔。晋升令是由聂人凤签的,只是盖了帝国相的大印而已。谷甄云为二级中将,严宇龙与郑冠华都为三级中将。次日,朱荣哲等六名新任特混舰队司令官也拿到了由聂人凤签,盖有帝国相印的晋升令,六名新任特混舰队参谋长都是三级少将,这是特混舰队参谋长的最低军阶,而魏东北与戴理两人都是一级少将了。

    谈仁皓参加了这九名将领的授衔仪式,他与黄晓天,姜仲民三人的晋升令需要由帝国相亲自签,所以还要等一段时间。虽然谈仁皓很想找到岳父谈一下。但是他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也就只能尽量的完善由他负责地那份舰队作战计划了。这让谈仁皓花了不少的时间与精力,好几天下来,他把出了吃饭。睡觉都必要生理需要之外的所有时间都花到了这份作战计划上,并且针对很有可能出现的几种情况,草拟了备用计划。谈仁皓没有把这些备用计划递交上去,实际上也没有这个必要,在作战行动中,他有很大地自主权。而且他以前也不是没有这么干过。

    时间到了四月三日,谈仁皓基本上完成了舰队作战计划,由他修改的地方不多,备用计划却制订了不少。也就在这天,谈仁皓接到了消息。由相签的晋升令已经下来了,而且战役的准备工作基本上完成,校长将在明天,也就是四日给谈仁皓,姜仲民,黄晓天三人亲自授衔。最重要的是,廖汉翔肯定会赶回来参加女婿的授衔仪式,他不会错过这么重要的活动的。

    这是聂人凤第三次亲自给谈仁皓授衔。如果算上授勋的话,这应该是第六次了。在校长为谈仁皓别上二级海军上将肩章的时候,谈仁皓再次想到了七年多前,在海军军官学院的毕业典礼上,校长为他别上海狮勋章时的那一幕。转眼间,七年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当时站在聂人凤面前的是一个英制勃的少年,而现在站在聂人凤面前的是一个已经过了29岁。正在迈向3o岁的大龄青年。当年站在谈仁皓面前的仍然是处于壮年时期的校长,而现在站在谈仁皓面前的却是头已经白了一大半,瘦了一大圈的老校长。

    想着这些变化,谈仁皓无声的笑了起来,七年多的时间可以改变整个世界,也就自然能够改变一个人,让他绝对最为幸运的不是成为了海军上将,而是在七年多之后,他仍然能够站在这里接受校长给他授衔。另外还有千千万万的帝国海军将士却已经战死沙场,被埋进了帝国海军烈士公墓。有的却永远的留在了大洋地深处!

    如同是习惯一般,聂人凤在给谈仁皓别上了肩章后,拍了拍谈仁皓挺起的胸膛,这次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朝谈仁皓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移到了姜仲民面前,并且从身后副官拖着的盘子里拿起了另外一对肩章。

    谈仁皓没有侧目,他知道姜仲民将被授予三级上将军衔。上一次两人并肩站在一起的时候,谈仁皓在左侧,这次是姜仲民在左侧,而且上次谈仁皓是第三名,姜仲民是第二名,这次谈仁皓是第一名,而姜仲民只是第二名。

    想到这里,谈仁皓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幼稚了,如果他还是一名普通的军校学员的话,他的想法无可厚非,可现在他已经是海军上将了,仍然这样斤斤计较,这只能让人怀疑他的胸襟,连谈仁皓都在怀疑自己的胸襟,有必要吗?

    授衔仪式进行得很快,因为舰队都已经开赴了前线,而且战役的各项准备工作都6续到位,其他的指挥官也都已经前往了关岛,谈仁皓与黄晓天在当天晚上就将搭乘飞机先一步前往关岛,安排两支主力舰队的作战行动,廖汉翔在处理完最后的几件重要事情后,大概晚两天就要返回关岛。因此,在授衔仪式之后没有什么庆祝活动,人群很快就散开了,这大概也算得上是帝国海军历史上最简单的集体上将授衔仪式了吧。

    “爸,你也来了?”谈仁皓装着才看到廖汉翔,其实他早就看到廖汉翔坐在主席台后方的将领席位上了。

    “我怎么能不来呢?”廖汉翔放慢了脚步,等女婿追了上来,“怎么样,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至少到现在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追上岳父后,谈仁皓也放慢了步伐,“这几天你也挺忙的吧?”

    “是啊,等下还要去无锡,有一批海航的预备役部队要被调派过去,我得先去联系一下。”

    “这些事情可以交给其他人去处理吧?”

    “其他人都派出去了,而且这些准备工作都很重要,我不大放心让其他人去做。”廖汉翔没有朝停车场走去,而是在草坪上漫无目的地走了起来,“你也准备去关岛了?”

    “是啊,晚上的飞机,大概吃了饭就要走。你也吃了饭再走吧。”

    “飞机起飞的时间已经订下了。”廖汉翔看了眼手表,“还有两个钟头,现在取消太晚了,也不差这一顿晚饭,到了关岛,我们也可以一起吃晚饭嘛。”

    谈仁皓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提起作战计划的事。

    “听说,你完成了舰队作战计划的修改工作?”廖汉翔主动提起了这件事。

    谈仁皓点了点头。“昨天才完成的,交给参谋长看了,他上午给了答复,觉得没有必要再做修改,一些没有考虑到的细节问题可以在前线确定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