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海魂 > 第十九卷 蓄势待发 第十二节 风云莫测

第十九卷 蓄势待发 第十二节 风云莫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完参谋长的讲述,谈仁皓这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这与他之前所猜测的相差并不大。

    让6海两军提前几个月上交下一年度的军费预算,能够更方便的安排政府下一年度的财政预算。可这同时也是一个让聂人凤与严宇龙前往京城的借口。

    在战争爆之前,帝国政府下一年度财政预算一般是在年底的时候提交给议会审议的,因此海6两军要在政府做财政预算之前就把军费预算提交上去。最迟在十二月一日,政府就得将下一年度的财政预算送到议会去,然后议会将组成几个委员会,详细审核政府的财政预算,并且提出修改意见,让政府修改预算。说白了,就是政府与议会讨价还价,政府希望获得更多的财政预算,而议会却要保证每一笔财政预算都要用到实处去,而不是落入了贪官污吏的口袋里,或者是议会里的某个,或者某几个党派以预算作为要挟,让政府在一些对他们有利的政策方面做出让步。这样的讨论工作,一般要持续一个月,有的时候会提前完成,有的时候会花更多的时间,但在一般的情况下,新一年度的财政预算都将在一月份确定下来,这样才能保证帝国政府顺畅运转。

    战争爆后,财政预算方面的安排并没有做太多的修改,海6两军仍然是在十一月份的时候将军费预算提交上去。而在战争期间,政府的财政预算只需要通过战时议会的一个灶诺议员组成的委员会进行讨论,而且该委员会只有建议权,而没有决策权。因此,政府的财政预算一般不会遇到麻烦。所以,新年度的财政预算反而更容易获得通过,往往在十二月份初,帝国政府就能够拿到新一年的财政预算了。可这同样有一个严重问题,那就是海6两军如果对所分到的军费预算都不满的话。那么新一年度地财政预算工作肯定无法及时完成。在24年,25年就生过这样的事情,海6两军都希望获得更多的军费,结果当年的财政预算工作一直拖到了十二月底才完成。而妥协后的军费预算并不可能完全到位,比如在25年,帝国海军实际得到的军费就要比预算少了大概2o亿,这让聂人凤非常的恼火,结果海军不得不通过削减非战斗人员的津贴来补上这个漏洞。

    当时。薛希岳让海6两军提前交上军费预算,也正是让海6两军有更多的时间与政府讨价还价,尽量做好预算工作,并且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可以充分的调整海6两军的采购计划,以及扩充计划,尽量争取将军费用到最合理的地方去。当然。相关的讨论肯定会持续好几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确定军费预算的时间仍然是十二月初。因此。海6两军就得在6月份的时候把自己的下一年度预算提交上去。26年显然来不及了,只能从27年开始。海6两军地下一年度军费预算就得在6月份的时候提交上去。

    当时,薛希岳完全没有必要让聂人凤与严定宇在八月份就到京城去做预算报告,毕竟26年地财政预算仍然采用老方式进行。而薛希岳的真正目的就是要聂人凤与严定宇支持他的行动,即对付国内反对派的行动。

    “说白了,现在相对国内的反对派很是恼火。可问题是,相要想对付反对派,至少需要两个强大力量的支持。”

    “除了军队,那肯定是最高法院。”

    “准确地说,是最高法院后面的皇帝。”

    谈仁皓微微皱了下眉毛。然后点了点头。帝国皇帝在很大的程度上甚至不是帝国元,只具有有限的象征意义,这是帝国与其他君主立宪制国家的最大区别。在别的国家。比如日本,英国。天皇与国王都是国家的最高元,而且有着巨大地影响力。相反,在唐帝国,皇帝不过就是摆在神坛上的一尊雕像而已。自从张绍廷相执政以来,皇帝的地位一直在降低,恐怕这也是为了避免皇帝干政,以及破坏帝国的政治制度的必要措施吧。

    经过了数百年的展,在很大的程度上,相甚至不再向皇帝直接负责了,监督相的机构是议会与最高法院,相才是帝国的元,越越了政治脑的范围。在制约相的两套机构中,议会的作用最大,而且议会代表的是帝国百姓,议员也是从帝国百姓中选举出来的,而代表贵族的上议院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成为了一些无聊贵族聊天的地方。而最高法院的**官都是由皇帝任命的,至少是由皇帝象征性任命的,因此,从表面上看,最高法院代表的就是帝国皇帝。

    在和平时期,制约相权力的主要就是议会,一个强大的,由多党派党魁领导的议会的影响力是非常巨大的,任何一名相在施政的时候肯定得考虑议会的制约力。可在战争时期,议会本身没有实权,制约相的就是最高法院,只有最高法院的**官才有弹劾相的权力。这也算是帝国平战两套政治体制的特点吧,这不但保证在战争时期,帝国相有足够的权力来调动帝国的战争潜力,率领帝国走向胜利。同时,还能够保证在帝国相无法继续执政,以及无法率领帝国走向胜利的时候,会有一套健全的制度来弹劾相,并且确立新的帝国最高统帅。

    表面上,帝国的所有军人都是向帝国,向皇帝宣誓效忠的。可实际上,帝**人都是向帝国的法律,向帝国的宪法宣誓效忠的。这就决定了,帝**人并不是向相效忠,相可以调动军队,但却无法命令军队去破坏帝国的宪法。因此,在最高法院决定要弹劾相的时候,帝**队就将由最高法院控制,而不是由相控制。所有军人都明白这个道理,谈仁皓也明白。因此,薛希岳相要对付国内的反对派,那他就得在获得军队支持的同时。也获得最高法院的支持,也就是帝国皇帝的支持。

    能够罢免,以及任命最高法官的只有帝国皇帝。帝国皇帝一次性最多只能罢免两名最高法院,而且还必须得到另外七名最高法官中地五张赞成票。说白了,这套体制本身就是避免皇帝夺权,同时也避免任何人控制最高法院,从而在战争期间让帝国陷入瘫痪状态。要同时获得皇帝。以及五名**官的支持,这显然是很不容易的。

    “现在相肯定在设法获得最高法院地支持,通过他才提出的几条法案。”甘永兴对国内局势的了解就要比谈仁皓深刻得多了。“而最高法院只有四名**官表示将支持这几条法案,另外有三名**官明确表示反对,最后两人还没有表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