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海魂 > 第十六卷 狂涛袭岸 第十六节 国内压力

第十六卷 狂涛袭岸 第十六节 国内压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人原本想去饭店里吃午饭的,可在上次的间谍案风波之后,海军司令部里的那几家由军人家属开办的饭店也关门停业了。结果,谈仁皓与常荐新只能去司令部的军官食堂打了盒饭,然后到了外面的大花园里,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坐了下来。在吃饭的时候,谈仁皓把他从甘永兴那里听到的事情,郝东觉在第二特混舰队惹出的麻烦、雷少卿与姜仲民的矛盾,以及他对海军生了重大事情的猜测讲了出来,而甘永兴提醒他不要插手雷少卿与姜仲民的建议,谈仁皓没有告诉给常荐新。

    “郝东觉确实是个混蛋。”常荐新把饭盒放在了旁边的花台上,然后就拿出了香烟,“这小子混起来了,恐怕除了你之外,没有人治得住他。参谋长的话也不是危言耸听,校长的手腕我们都是很清楚的,如果真把校长惹毛了,把郝东觉给撤职查办还是小事,说不定,还给他定下动摇军心以及造谣惑众的罪名,那郝东觉这混蛋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这事我还不是很担心,至少从参谋长的话里来看,校长现在还没有精力去处理郝东觉,或者说校长也最多认为郝东觉是调皮捣蛋而已。就算校长想处理郝东觉,有参谋长帮着说好话,问题也应该不是很大。”谈仁皓也放下了饭盒,“现在让我感到担心的是,从参谋长上午告诉我的话来看。在我们去印度洋与南大西洋的这几个月里生了很重大的事情,不然的话,校长也不会在前天赶到京城去了。”

    常荐新微微点了点头,抽了两口烟之后,这才说道:“我也觉得有问题,如果参谋长真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你的话,那肯定是很重大的事情。而校长在这个时候放下海军的事情不管,赶到京城去,肯定是有很麻烦的事情必须要他亲自出面处理,不然的话,校长没有任何理由在这个时候离开海军司令部。”

    “我也这么想,可问题是,到底有什么事情严重到需要校长亲自去处理呢?”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而且都在尽力猜测着校长在这个时候去京城的原因。

    按理说,现在太平洋上美军的反击即将开始。而进攻澳洲大6的作战行动也马上要开始了。海军在太平洋上努力了四年多,眼看就能获得重大的胜利,在战略上向前迈出一大步了。不管出于任何原因,校长都应该在这个时候留在海军司令部,统筹指挥海军的作战行动,而不是丢下众多需要他来处理的事情去京城。而且,一年一度的战时内阁会议也是在十月底或者是十一月初召开,而现在才五月初,有什么事情值得校长返回京城呢?

    两人想到了很多,可都一一否决掉了。而最后,两人都想到一点,那就是生了重大的事情!而且是与国内的情况,甚至是政府内的情况有关,是能够直接影响到海军的展的重大事情,不然的话,校长没有理由去京城。

    “也许,与上次的间谍案有关系吧。”

    “这不大可能,调查已经结束了,而且涉案的军官大部分都被证明是无辜的,相也明确表示,不会让调查影响到军队的作战行动。就算有什么麻烦,校长也不会去京城吧。”

    常荐新微微点了点头,“那么,到底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校长不得不去京城呢?”

    谈仁皓摇了摇头,然后长出了口气,“我们在这里猜也没有用,校长今天晚上就会回来,明天我们就知道了。”

    “哎,希望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在这节骨眼上,如果出了些什么不好的事的话,这就不仅仅是海军的损失了。”

    谈仁皓苦笑了起来,他也是这么想的,可谁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在瞎操心?

    与常荐新谈过之后,谈仁皓也没有再去多想。当天下午,他就把精力集中在了那些战报上,因为妻子在医院里有几个手术要做,晚上没有回家睡觉,所以当天晚上他一直忙到半夜。通过前线各部队提交的战报,谈仁皓对太平洋战场上这几个月内生的事情也有一些大概的了解了。如同他在回国的路上所猜测的一样,太平洋战场上的局势并不乐观,美军仍然没有被彻底打垮,而且还有翻盘的机会。而帝国海军能否在战略上向前迈进一大步,就要看接下来几个月内在西南太平洋以及中太平洋上的作战行动是否顺利了。

    常荐新在下午去联系了给第三特混舰队维修战舰的事情后,也花了不少的时间来了解太平洋战场上几个月的战局变化。当天晚上,他仍然住在谈仁皓家里,只不过,他在十一点多的时候就去休息了,而没有像谈仁皓那样,在半夜里还呆在书房里。

    凌晨的时分,谈仁皓就要准备去休息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他一接起电话,就听到了校长那熟悉的声音。

    “好的,我马上过来!”谈仁皓放下了电话,然后长出了口气,校长已经赶回来了,而且让他现在就过去。

    出门前,谈仁皓喝了杯浓咖啡,他没有去惊动常荐新,也没有叫杜兴去开车,而是步行着走到了别墅区的另外一头。来到校长住的那栋别墅外的时候,他就看到书房里的灯还亮着,但只有一个人影印在窗户上,大概校长没有叫甘永兴过去,只叫了谈仁皓一个人过去。校长的副官就守在门边,在谈仁皓到了之后,他立即就把谈仁皓带到了书房去。果然如同谈仁皓的猜测一样书房里就只有校长一个人,而且看样子,校长是刚刚赶回来。

    “坐吧,想喝点什么?”聂人凤的精神有点疲惫,他去泡上了两杯茶,“开始从你家门外路过的时候,看到书房里的灯还亮着,想到你还没有睡觉,我就把你叫过来了。没有影响到你的休息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