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海魂 > 第十六卷 狂涛袭岸 第十二节 兄弟之益

第十六卷 狂涛袭岸 第十二节 兄弟之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谈仁皓、雷少卿、常荐新、郝东觉这四个人当中,郝东觉可以说是最有才华的了,特别是在航空作战方面,他的造诣甚至在谈仁皓之上。可同时,他也是最不安分守己的一个,是四个人中最为不成熟的一个了。

    如果说雷少卿对第五特混舰队进入西南太平洋战区作战的反应是对校长不满,以及向颜国忠抱怨自己的职权范围不明确的话,那么郝东觉的反应就是在舰队里破口大骂了。在成了第二特混舰队司令官之后,郝东觉就少了谈仁皓的约束,而魏东北的脾气比郝东觉还要大,两人凑到一起,遇到不顺心的事,骂人还算是小事。两人当时甚至放出话来,如果第五特混舰队到来后,那么两支特混舰队轮番上阵,谁也别干预谁。也幸亏第二特混舰队司令部的参谋军官都是从第一特混舰队出身的,而且郝东觉在去第二特混舰队的时候还带了一批以前的手下过去,这些人也都是郝东觉或者雷少卿的心腹,对姜仲民也没有什么好感,自然不会把郝东觉放的厥词捅到外面去,如果让别的人知道了的话,恐怕郝东觉与魏东北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可以说,郝东觉是最看不惯姜仲民的。在私人的角度,当初郝东觉就有出任第五特混舰队司令官的机会,如果不是姜仲民横的插上一杠的话,那他早就是舰队司令官了。在集体的角度,郝东觉根本就无法原谅当初第一特混舰队差点葬送在姜仲民手里的那件事情,就算责任并不在姜仲民的身上,可当时姜仲民是舰队司令官,就必须承担责任。之前,有谈仁皓的约束,郝东觉最多也就是向谈仁皓抱怨一下,另外不给姜仲民什么好脸色看而已。现在,他没有了约束,还有魏东北这个“催化剂”的影响。他更是直接把对姜仲民的厌恶用语言给表达了出来。

    说白了,姜仲民来不来西南太平洋战场,对郝东觉来说并无太大的影响。而他的过激反应,在很大的程度上是为雷少卿鸣不平,也是在为自己的大舅子鸣不平。这正是郝东觉的脾气。如果要做对比的话,那么他与6军的古迅雷很像。两人都是有话就要说,无法憋在肚子里的直性子人,这也很像颜国忠。当然,郝东觉没有颜国忠的地位,而且也无法像古迅雷那样,在欧洲惹了麻烦就躲到太平洋战场上来。也幸亏郝东觉只是在舰队里大放厥词,影响还没有扩大。如果他要在别的地方也把自己对元帅的不满表达出来的话,就算聂人凤撤了他的舰队司令官也不为过。这也是为什么颜国忠再三叮嘱雷少卿,要雷少卿去稳住郝东觉的原因。颜国忠可不愿意看到郝东觉这个大有前途,只是有点管不住自己嘴巴的舰队司令官被元帅给撤掉!

    雷少卿也很清楚厉害关系,他从来不怀疑校长的强硬手腕。在聂人凤出任海军总司令之后不久,就对海军的人事体制,以及指挥结构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且果断重用了谈仁皓、雷少卿、姜仲民、常荐新等年轻将领。而为了重用这些年轻将领,聂人凤甚至不惜与海军中的老资格将领直接“开战”,硬是把一批不服气的老牌将领给整了下去。仅从这一点来看,聂人凤在海军中的地位就没有任何人可以振动。

    更重要的是,聂人凤实际上是所有年轻将领的靠山,是谈仁皓、雷少卿、姜仲民、常荐新这批年轻将领背后的大树。几乎所有的年轻将领实际上都得依靠聂人凤的支持,如果聂人凤倒下了,那么谈仁皓等人也就得跟着倒霉,这一点是不需要置疑的,没有聂人凤的庇护,谈仁皓等年轻将领早就被整下去了。因此,不管谈仁皓、雷少卿,甚至是姜仲民等人对聂人凤有多么的不满,那也最多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而不会太明显地表现出来,所有人都知道聂人凤是海军这条大船上的船长,而其他人如果少了船长的支持,恐怕就得被踢下船了。

    郝东觉在舰队里大放厥词,就算他没有直接针对聂人凤,可问题,这肯定是在抨击聂人凤的决策,更威胁到了聂人凤在海军中的权威。这事如果闹大了,最好的结果就是郝东觉卷铺盖走人,如果进一步恶化,那些反对聂人凤的人肯定会利用这个机会来攻击聂人凤。这对谈仁皓、雷少卿等所有年轻将领来说,肯定都是最糟糕的事情,而到时候,为了保住聂人凤,那郝东觉就要成为众矢之的了。这也绝对不是雷少卿愿意看到的。因此,最为要紧的,就是让郝东觉把自己的嘴巴管严实一点。

    也就是在与颜国忠谈过的当天,雷少卿就给郝东觉了封电报,让郝东觉管好魏东北,并且提前返回维拉港。第二天,郝东觉就乘坐一架舰载轰炸机返回了维拉港。而他并不知道,雷少卿这次让他回来,是要准备教育他一番的。

    见到郝东觉后,雷少卿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把从颜国忠那里听到的一些消息先告诉了郝东觉。

    “老常也要回来?这是好事啊,我们几兄弟又有机会在一起喝酒啦。”

    “你小子到现在还没有点正经的,一天就知道喝酒!”

    “老雷,你可别冤枉我,我在舰队里是滴酒不沾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魏东北。”

    “问他?你们俩不是穿一条裤子的吗?”

    郝东觉笑着挠了下头皮,他与魏东北认识好几年了,现在成了搭档,可以说是臭味相投了。

    “听说,你在舰队里经常骂人,是不是有这事?”

    “骂人?”郝东觉一下没有明白雷少卿的意思,“这可是天大的冤枉,我跟司令部的参谋军官的关系都挺好的,这个仁皓知道,在第一特混舰队的时候……”

    “我不是说你与参谋的关系,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雷少卿盯着郝东觉不放。

    “你是说……”郝东觉迟疑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老雷,我也是在为你鸣不平啊,为什么姜仲民那混蛋一回来就要抢你的位置。而且,摆明了是跟我们过不去,这是什么意思?”

    “那你又是什么意思?”雷少卿的话一点都不客气。“就算再不满,也不能直接抨击校长的决策。你帮我说话,这个我知道。可你应该清楚,海军的人事大权是由校长决定的,而不是由你决定的。就算是有所不满,你也不能直接抨击校长的决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