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海魂 > 第十五卷 绝地反击 第三十七节 捷报

第十五卷 绝地反击 第三十七节 捷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搜索马达加斯加岛沿岸的工作进行了数日,到十三日的时候,谈仁皓终于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敌舰队正是沿着马达加斯加岛北上,绕过了昂布尔角之后,离开莫桑比克海峡,并且消失在印度洋里的。可这条情报来得太远了,这几天的时间,足够英法远征舰队跑出几千海里了,就算在脱离危险之后以巡航度前进,此时英法远征舰队也肯定到达了德班东南面,距离开普敦已经不太远了。

    这一消息是得到了多方面证实的,水上巡逻机在几处海湾里现了油污,这些都是从敌战舰上泄露出来的重油或者是润滑油。负责搜索的6战队官兵还找到了一些敌战舰抛弃的废物,包括一些被冲到了海滩上的,战舰上的破损零备件。另外,一些土著的渔船也现过英法联合远征舰队的踪影,而且向帝国6战队做了汇报。这些情报是不容置疑的,这也是证实英法联合远征舰队逃逸路线的直接证据。

    几天下来,谈仁皓的情绪完全平静了下来。在6续收到各方面的报告时,他没有感到有什么好惊讶的。在排除了所有其他的可能之后,剩下的就算再不可信,那是事实。这有点像是在断案,而当时谈仁皓让人去寻找线索,这不是去证实他的推断是正确的,而是要将整个作战行动串联起来,“完成”这次作战行动。同样的,这也有助于他对对手的了解。如果这是坎宁安策划的行动的话,那么就足以证明一点,坎宁安是一个临危不乱的指挥官。是一个在危险之中还能够做出清楚的判断,以及明智地决策的指挥官,一个最不容易对付地对手!

    到此。谈仁皓也算是对坎宁安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而且他还用坎宁安与另外一个强大的对手,即斯普鲁恩斯做了对比。

    在大部分的情况下。坎宁安不是斯普鲁恩斯那种为了获得胜利,甘愿冒险的舰队司令官。这从英法联合远征舰队与第三特混舰队第一次遭遇,以及前几天爆地海战中就能看得出来。就算在当时,坎宁安有足够的把握干掉第三特混舰队,可他没有采取积极进攻的行动。而是选择了撤退。这也许与坎宁安对任务的定性有关系,坎宁安如果把第一特混舰队当作最大的威胁的话,那他就不会盲目的在第三特混舰队身上浪费自己宝贵的力量。可从根本上讲,坎宁安不会盲目的冒险,即使是在有希望获得完胜,可却无法确定这个希望有多大,或者说是希望比较渺小的时候,他会选择撤退。如果仅看这一点的话,那么坎宁安属于一个比较保守的舰队司令官,而这也是英国海军的一个传统吧。

    可问题是。如果真地这么看待坎宁安的话,那就完全错了。实际上,谈仁皓之前也就是这么判断坎宁安的指挥特点的。他从第三特混舰队与英法联合远征舰队的结果做出了这一判断。而正是这一判断,导致他是直接遭遇英法联合远征舰队的时候,认为坎宁安会全向南撤退,所以从一开始。他就让轰炸机直接南下,而没有想到,坎宁安会在危险之中选择最危险的线路。显然,正是这个认识让谈仁皓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而这也同时证明,坎宁安不是一个保守的指挥官,而限制他活动的还有别的因素,也许,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因素,比如任务的最高目的,上司的命令,两国特混舰队的内部矛盾,战舰的状况,这些都会对舰队司令官的决策产生影响。相反,坎宁安应该是一个很有头脑,而且在危险中仍然能够保持冷静,抓住渺茫机会获取胜利,或者是抓住逃跑机会的优秀指挥官!

    谈仁皓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来仔细研究坎宁安,同时也在反复研究这段时间与坎宁安周旋的行动。研究越深入,他的现也就越多,同时也就越重视这个从他的指缝里逃走的英国海军舰队司令官。而谈仁皓也很清楚,要获得新的机会是很不容易的,如果能够再获得一次击败坎宁安的机会的话,那他就必须得吸取教训,改变自己对坎宁安的看法,这样,他才能抓住机会,并且最终战胜坎宁安!

    在谈仁皓做这些脑力劳动的时候,其他的大部分工作是由常荐新与姜仲民在负责的。他们两人也没有去烦谈仁皓。在知道英法远征舰队是从谈仁皓的眼皮子底下溜走的之后,他们也都知道谈仁皓的心情不好受,连姜仲民也在这个时候把他与谈仁皓之间的竞争放到了一边。说白了,这些麻烦实际上都是第五特混舰队的惨败引来的。如果第五特混舰队不被击溃的话,那么第一特混舰队与第三特混舰队根本就不需要进入印度洋,也就不需要让谈仁皓来承担这些烦恼。

    这次作战行动的最后一道工作就是做战役总结,准确地说,是阶段性战役总结。

    十三日晚上,谈仁皓就把常荐新与姜仲民叫了过来。他先从头到尾具体的介绍了这次的作战行动,随后他对战役做了总结性分析,而到最后,才提到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为什么会错过敌舰队,以及哪些地方需要改善,哪些地方需要加强。

    “仁皓,你也好几天没有睡上个好觉了,这些事,我们明天再商量吧。”常荐新有点担心谈仁皓,这几天,他也在小心的关注着谈仁皓的一举一动。

    “是啊,今天才收到最后的报告,我们明天再讨论吧。”姜仲民暗叹了口气,他觉得谈仁皓是在给自己施加压力。

    “没必要,我们今天就说清楚,这样大家都能够睡个安稳觉。”谈仁皓勉强的笑了一下,然后就继续说了下去,他重点讲了自己对这次战役的分析。以及对坎宁安这个对手的新认识。到最后,他说道:“最大的问题,是我们错误的估计了对手的能力与胆色。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犯这样地错误了。可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也许,我们很难获得新的机会。但我们必须药政,在新的机会到来的时候,我们绝不能再次犯同样的错误,绝不能再次让英法联合远征舰队从我们的指缝间溜走!”

    常荐新与姜仲民相互看了一眼,然后都沉默了下来。他们两人这两天都在忙碌处理各方面的烦琐事务。所以没有像谈仁皓这么全面地反思这次的作战行动。现在谈仁皓提到了“轻敌”这个问题,他们也都认识到,在作战行动中,其实所有人都犯了轻敌的毛病。从一开始,他们对坎宁安的了解就不够多,而且也一直没有把这个对手当作个严重威胁来看待!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英法联合远征舰队肯定是返回开普敦了。”

    谈仁皓坐了下来,“这从我们所获得的线索中可以看得出来。逃逸的英法战舰并没有在战斗中被击伤,却出现了漏油,以及零备件损坏的情况。这肯定是风暴所致。如果在此之前,英法联合远征舰队并没有回过开普敦的话,那么他们在风暴区里至少活动了一个月的时间。而任何战舰都不可能没有任何损伤地。坎宁安的偷袭行动已经完全失败,我们也提高了警惕,要想继续偷袭,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因此。坎宁安没有选择,他必须得干在战舰还能航行,以及燃料还没有烧光之前返回开普敦。”

    “如果他们在脱离战斗后,就直接返回开普敦的话,那么在五天之内,英法联合远征舰队就将到达开普敦,到时候,我们在那边的谍报人员就应该有新的现了。”

    “不要对谍报人员回的情报抱太多的希望。”谈仁皓朝姜仲民看了一眼,“我们能够抓住英法的谍报人员,那我们在开普敦的谍报人员现在也肯定在危险之中。而在此之前,我们就收到过一份错误的情报,结果差点导致我们一头撞进坎宁安的伏击圈,而这条情报就是由开普敦的谍报人员回来的。所以,现在我们在开普敦的谍报人员很有可能已经被控制了,情报部门已经改变了密码,这些都证明,就算有新的情报从开普敦送出来,也没有可信的价值,至少没有完全可信的价值!”

    姜仲民微微点了点头,他已经忙得头昏脑昏了。

    “如果英法联合舰队返回开普敦的话,我们可以考虑继续奔袭开普敦。”常荐新换了个话题,谈仁皓的话说得太直接了,让姜仲民感到有点尴尬。

    “这个问题我也在考虑,如果现在奔袭开普敦的话,遭到英法联合远征舰队伏击的可能性并不大,可问题是,第一特混舰队在这个时候是难以参战的,而第三特混舰队里的三艘战列舰都受了损伤,就算不是大的损伤,可也需要花时间进行维护。”谈仁皓稍微停顿了一下,“恶劣的天气仍然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从最新的天气预报来看,到月底,天气将逐渐好转,风暴将向南移动,并且很有可能在四月中旬的时候离开好望角附近海域。而到这个时候,我们的突击条件就成熟了。所以,我认为,应该继续留在莫罗尼,等待天气好转。”

    说完,谈仁皓就看着常荐新与姜仲民,等待他们做出答复。

    “如果天气无法好转的话,我们确实应该留在这边。不仅第三特混舰队的战舰需要维护,第一特混舰队的战舰也需要维护。”

    常荐新跟着点了点头。”那就这么办吧,明天我就安排战舰维护的工作,那几艘工程船现在派得上用场了。”

    “我们还得在这段时间里处理一些繁杂的细节事务。”谈仁皓长出了口气。”老常,你主要负责战舰的维护工作,我会安排几个参谋协助你进行航母的维护工作的,你对航母也很了解,虽然战舰的损伤并不大,可很多细微之处都要检查到,不然在作战时暴露出问题的话,那麻烦就大了。”

    常荐新应承了下来,这几天他也去舰队里的部分战舰上看过,大问题没有,小问题却有不少,特别是第三特混舰队里的战舰,大部分都多多少少有些小毛病。幸亏这些问题都不严重,依靠工程船就可以进行维护工作,而不需要返回有专业维护设施的港口。

    “仲民,你还是负责补给任务,另外要把俘虏尽快送回科伦坡,交给那边的宪兵看管。伤员也要照顾好。”谈仁皓朝姜仲民看了过去,“另外,在马达加斯加岛上建立水上飞机基地的事情要抓紧,在风暴南移的时候,要尽量扩大巡逻机的搜索范围,可以让科伦坡那边再提供一批巡逻机,人员不够的话,也要尽快安排过来。”

    姜仲民也应承了下来,这些原本就是他的工作。

    “其他的事情由我负责。”谈仁皓长出了口气,感觉放松了很多。

    “这次的作战行动一波三折,生了很多没有预料到的事情。也许,我们再也不会获得更好的机会了,可是,我们不能就此放弃,如果没有机会,那我们就自己去创造机会,而做好所有的准备工作,我们才能够抓住机会,也才能够创造更好的机会!”

    三人的目光都变得更坚定了,战胜敌人本来就不易,而要战胜一个陌生的,而且强大的敌人,那就更加的不容易。可这不是容易不容易的事情,作为军人,他们只能迎难而上,而不是知难而退!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三人的心情都有点复杂。突然,三个人都笑了起来,气氛也一下放松了下来。谈仁皓先伸出了手,接着常荐新就把手放了上去,姜仲民也把手放了上去,三只手握在了一起。现在,他们缺少的不是信心与耐心,而是一个机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