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海魂 > 第十三卷 决胜之海 第八节 团聚

第十三卷 决胜之海 第八节 团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晚饭很丰盛,谈仁皓的母亲在知道雷少卿要来吃饭之后,特意做了几道雷少卿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菜。另外,雷少卿的父母也已经赶到了舟山来。因为雷少卿在别墅区没有自己的别墅,而他又不想让父母住在疗养院里,多疑雷少卿的父母都住在了谈仁皓家里。谈清涟也在家,而最让谈仁皓高兴的是,妻子的肚子终于明显的大了起来。

    “这是小雷最喜欢吃的多味鱼了。”古秀娟一块鱼肉夹在了雷少卿的碗里,“以前,小雷每次到我们家来吃饭,都要吃这道菜,不知道阿姨的手艺有没有退化,小雷,你尝尝。”

    “谢谢古阿姨。”雷少卿像个小孩子一样的笑了起来,“不错,还是这个味道,这比我老妈做的好吃多了。”

    雷少卿的母亲立即横了他一眼,然后笑着说道:“仁皓最喜欢吃的是糖醋排骨吧,今天是阿姨做的这道菜,你也尝尝。”

    谈仁皓立即用碗接住了那块糖醋排骨。”其实,小时候我们都贪吃,我现在都记得,少卿第一次到我们家吃饭的时候的那个样子,好像从来没有吃饱过一样。”

    “你还不是一样,你到我们家吃饭的时候,还不是狼吞虎咽的。记得那次我妈做的糖醋排骨,被你一个人吃掉了一大半呢。

    众人都笑了起来,特别是四个老人,他们仿佛看到了十年前的谈仁皓与雷少卿一样。十年前,谈仁皓与雷少卿都还是不懂事的孩子,而现在。却都成了顶天立地的将军,十年来,两人都生了很多地变化。

    整个世界都生了很大的变化。也许只有在父母的眼里,子女是永远长不大地。在他们看来,谈仁皓与雷少卿还是十年前的那两个不懂事的孩子。

    没有人提到雷少卿的伤势,也没有人去谈战争方面的事情,大家都在谈着以前的老故事,只有在这个时候。谈仁皓才感到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在这张饭桌上,他不再是军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儿子,一个丈夫,一个哥哥,以及一个好兄弟。他把一切烦恼的事情都抛到了脑后,享受着这难得的家庭生活。也只有在这个时候,谈仁皓才认识到,他们在前线挥汗洒血,冒着枪林弹雨浴血奋战是为了什么。每一个军人都有自己的家庭。而每一个军人在前线所做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家人。

    军人在战争中书写着传奇,也正是因为战争。军人变得不平凡,可同样也是因为战争,军人承受着巨大的伤痛,这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伤痛。更多的时候,与心灵上的伤痛。谈仁皓已经明显地感觉到,这场战争对他的亲人的影响,对那些在战争之外地平民的影响。也许,父母们都有意的没有提到与战争有关的事情,可是在打了四年多之后,这场战争已经影响到了每一个人,对人们地生活,思想,谈吐,行为都产生了巨大的,而且是明显的影响。

    饭桌上的幸福时光只是很短暂的,当谈仁皓离开饭桌后,他就重新回到了军人的位置上。在雷少卿陪着几个老人聊天的时候,谈仁皓去了书房,杜兴也很快就跟了过来。

    “这是雷将军病历的副本。”杜兴把一个文件袋给了谈仁皓,“我花了不少力气才搞到手的。”

    “不错,你下去跟大家一起聊天吧,没事就别上来了。”

    杜兴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书房。

    看着手里的文件袋,谈仁皓迟疑了一阵,这才抽出了里面的那本病历副本。

    帝国海军的每名军人都有一份病历档案,这是军人职位安排,乃至晋升的参考档案,非常的重要。而这其中,将军的病历档案就是最为重要的了。

    雷少卿的病历分成了好几部分,包括了他在进入海军军官学院之后的所有病情,甚至连感冒这类小病都记录在案。谈仁皓直接跳过了这一部分,找到了最关键的那一部分,而当他看到这部分的记录时,心里凉了半截。

    雷少卿的身体情况要比想像得差很多,在接受抢救的时候,甚至没有谁认为他还能够挺过来。那二十一枚弹片造成的伤害非常巨大,除了多处骨折,以及肌肉组织创伤之外,雷少卿的脾脏,腹腔,乃至胸部都被弹片击中。也算他命大,如果有一枚弹片打中了头部,心脏,或者是肝脏的话,那么在他被送到巡洋舰上去董事会就已经完蛋了。而医生最后做出的评估是:不适合继续在一线部队服役!

    一句简单的,普通的,没有任何感**彩的话,实际上就成了雷少卿在海军作战部队的“死刑”判决书。谈仁皓很清楚这一点,不管是校长,还是参谋长,在决定是否让雷少卿返回舰队之前,都得看他的病历报告,而他们最为重视的就是医生在最后做出的诊断结果,也就是这句话。

    谈仁皓长出了口气,然后合上了病历。现在最大的麻烦不是雷少卿能不能站起来,而是他的身体不可能完全康复,而且不适合在一线部队作战,也就是说,不适合在战舰上服役。换句话说,就是这句话,让雷少卿失去了回到舰队的机会,就算他能够站起来,校长与参谋长都不会考虑让他回到舰队去了。

    想到这,谈仁皓感到很痛苦,他也清楚,雷少卿身上很多器官都没有复原,根本无法在海上作战,可问题是,雷少卿根本就不知道这一点,他还在努力,他还想回到舰队,可最后的结果会让他非常失望。

    怎么办?谈仁皓有点后悔,他应该先看了雷少卿的病历之后再去找雷少卿谈话,可现在的问题是,雷少卿已经在为新的目标而奋斗了,难道现在就去泼他一瓢冷水吗?谈仁皓肯定不会这么干的。要鼓舞起一个人地斗志并不容易,可要让一个绝望,这就太容易了。他很清楚。雷少卿在知道这个最后的结果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不想看到雷少卿就这么倒下去。那就绝不能把真相告诉雷少卿。

    想到这,谈仁皓暗叹了一下,战争给每个人都带来了显而易见的伤害,谈仁皓已经算是幸运地了,两次负伤。两次站了起来,而且仍然在坚持着,可他应该怎么去面对外面的好友,应该怎么去告诉雷少卿这个事实呢?

    房门被敲响了,谈仁皓立即把病历收好,放到了书桌地抽屉里面。

    “仁皓,少卿要回去了,你要去送他吗?”廖颖玉立即现了丈夫的神色不对劲,“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只是有点累而已。”谈仁皓笑着走了过去。”我们去送下少卿吧。”

    楼下,雷少卿正在向谈仁皓的父母,以及谈清涟告辞。他谢绝了邀请,决定回疗养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