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海魂 > 第十三卷 决胜之海 第五节 祭战友

第十三卷 决胜之海 第五节 祭战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海滩上,一堆孤火飘摇着,一片片灰烬被海风刮起,在空中翻滚着,飞向远方。郝东觉盘腿坐在火盆的旁边,一边抽着烟,一边大口的灌着啤酒,在他身边已经有十几个空酒瓶了。谈仁皓蹲在他的旁边,他很清楚邓子牺牲的消息对郝东觉的打击有多大。

    战争还没有爆的时候,郝东觉与邓子就是最好的朋友。当初,谈仁皓他们奉命去第五航空联队安排训练任务,郝东觉与邓子就认识了,而且两人志趣相投,很快就成了铁哥们。那次,郝东觉在演习的时候“劫持”了一架战斗机,就有邓子在暗中帮他。而随后,在第一特混舰队里,郝东觉最为照顾的也是邓子,两人经常彻夜探讨,还经常一起出去鬼混。虽然后来郝东觉离开了第一特混舰队,跟随谈仁皓去了战区司令部,而邓子也去了第二特混舰队,但是两人的关系并没有疏远。

    如果说谈仁皓是郝东觉的兄弟的话,那么邓子就是郝东觉的另外一伙兄弟。不管是在第五舰队,还是在后来的第一特混舰队,郝东觉一直负责舰队航空作战,就算他现在是舰队参谋长,其主要的职责仍然是航空作战。可以说,郝东觉是最受飞行员爱戴的参谋长,也是与飞行员关系最好的参谋长。

    杜兴提着瓶烈酒跑了过来,他迟疑了一下,没有去把酒交给郝东觉,而是朝谈仁皓看了过去,很明显。郝东觉已经快要喝醉了。谈仁皓朝杜兴点了点头,既然郝东觉想要喝醉,按就让他喝醉吧。只要他醒来后能够恢复正常。就算是破一次例也不算什么。杜兴仍然有点迟疑,不过最后还是把酒瓶放在了郝东觉的旁边。然后退到了一边去。

    郝东觉拿起了酒瓶,他的手在哆嗦着,连着好几次都没有能够打开瓶盖。谈仁皓走了上去,拧开了瓶盖。让谈仁皓有点惊讶地是,郝东觉没有喝。而是把酒洒到了火盆里。…ap.bsp;“小邓,当年我们可是说好了的,等战争结束后,我们要好好喝上一次。”郝东觉的声音也在微微颤抖着,“现在,你先走一步,这顿酒是少不了地,兄弟陪你喝!”

    火焰猛的窜了起来,在空中要拽着,飘舞着。仿佛是邓子在天有灵,听到了郝东觉地话一样,火纸的灰烬在空中翻滚着。快的翻滚着,升上了夜空,然后慢慢的消失了。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一波接一波地传了过来,仿佛是在回答着郝东觉的苦诉一样。

    “东觉……”谈仁皓把住了妹夫的肩膀。”你别太伤心了。”

    “不,我没有伤心。”郝东觉突然转过了头来,“实际上,我很为邓子骄傲。”

    谈仁皓坐在了妹夫的旁边,他很能理解此时郝东觉的心情,这就如同当初纪晓宾将军牺牲时,谈仁皓自己的感受一样。

    “以前,我还经常跟邓子开玩笑。”郝东觉剩下了半瓶酒,然后拿出了香烟。”记得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跟说我,这小子竟然跟我说,等战争结束后,他要到印度去,他要去娶四个老婆,他要生一群儿子。

    这小子,竟然想要娶四个老婆……”

    说着说着,郝东觉突然笑了起来。谈仁皓没有笑,他把手巾递给了妹夫,郝东觉是悲极而笑,泪水就顺着他的面狭滚落了下来。

    “我当时还问他,你小子一晚上能上几次?竟然要娶四个老婆,难道不怕照顾不过来,老婆造反吗?”郝东觉突然转笑为哭,“你知道他是怎么说的吗?他竟然说:如果哪个老婆敢造反,就把她绑到飞机上,到天上去转一圈,那肯定是惊险刺激。这个混蛋,竟然满脑子都是这些东西,简直就是个混蛋……”

    “东觉,你少喝点。”谈仁皓暗叹了口气。

    “我没醉。”郝东觉丢掉了烟头,又灌了口酒,立即就被呛着,然后咳嗽了起来。

    谈仁皓立即在妹夫的背上拍了几下,想去抢过郝东觉手上地酒瓶,可郝东觉跟着又喝了起来。

    “我们还说好,等战争结束了,我们都有儿子了,他要做我儿子的干爹,教干儿子开飞机。”郝东觉的神色逐渐平静了下来,“我也答应做他儿子地干爹,可是……可是……”

    郝东觉再也说不下去了,突然放声痛哭了起来。”邓子,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要去送死,你为什么不知道逃跑,你这个混蛋,你还欠我个干儿子,你为什么不逃跑,为什么——”

    郝东觉的吼叫声在夜空中回荡着,久久不散。

    谈仁皓站了起来,朝着大海的方向看去。就他所知,邓子在牺牲之前没有结婚,而他只有两个妹妹,他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当初,曾经有人给邓子说媒,可他最后拒绝了,也许是想等战争结束之后再结婚生子地,可是……

    “为什么……为什么……”郝东觉反复的问着这个问题,他的声音逐渐低了下来,海滩上安静了下来,除了海浪声,还有远处战舰上出的汽笛声之外,夜晚的海滩安静得有点让人悸。郝东觉大口的灌着烈酒,谈仁皓没有去阻止他。此时谈仁皓需要考虑的是不是应该留在舰队,而不是立即返回海军司令部,照郝东觉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无法指挥舰队。谈仁皓有点后悔,他觉得不应该证明快就把邓子阵亡的消息告诉郝东觉,至少应该等到舰队到达那霸之后,再跟郝东觉谈这件事情。

    郝东觉将最后一叠纸钱丢进了火盆里,然后把剩下的烈酒都倒进了火盆里面,火苗再次窜了起来。在谈仁皓的惊讶目光中,郝东觉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东觉,你要去哪?”见到郝东觉朝码头方向走去。谈仁皓立即冲上去抓住了他的胳膊。

    “去哪?我回舰队,舰队明天就要出了,我要回……回去!”郝东觉明显喝多了。舌头有点转不过来。

    “舰队的事情我去处理。”谈仁皓立即把杜兴叫了过来,“送参谋长回去休息。别让人看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