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海魂 > 第十一卷 中央之岛 第一节 残破的舰队 封推第十次爆发

第十一卷 中央之岛 第一节 残破的舰队 封推第十次爆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回到莱城之前,谈仁皓就先让原本属于第四特混舰队的那些战舰去黄晓天那里报道了。到了莱城之后,他又安排原本属于第二特混舰队的战舰完成了补给与休整之后,去第二特混舰队的炮击编队报道。后,他把指挥第二特混舰队的权力委托给了黄晓天(实际上是由姜仲民负责指挥的)。

    做完这些事之后,谈仁皓才猛然发现,留莱城港的,属于第一特混舰队的战舰就只有两艘:“尉迟恭”号与“段志玄”号巡洋舰,而其他的战舰都此前陆续返回国内的船厂进行大修了。这两艘战舰的情况也非常的糟糕,“尉迟恭”号的九门主炮里有七门的炮管已经超过了极限寿命,而“段志玄”号的九门主炮的炮管全部报废不说,连大部分120毫米的高射炮的炮管都快要报废了。两艘战舰上也是伤痕累累,不说别的,战舰舰体上的油漆就掉了一大半,远出看去,一块灰(帝国战舰的基调色彩),一快红的,简直就跟两条破渔船差不多。

    总结舰队情况的时候,谈仁皓的感受是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了。“第二次威克岛海战”之后,第一特混舰队除了损失了一艘航母之外,其实力仍然是不可低估的,可到现,第一特混舰队连一艘完整的战舰都没有了。

    “第二次威克岛海战”之后,第一特混舰队编制内的战舰有:“兴凯湖”号航母、“李靖”号、“尉迟恭”号、“段志玄”号、“柴绍”号,四艘大型防空巡洋舰;“泾河”号,“清城河”号。”沫河”号,“汾河”号。四艘“江河”级重巡洋舰;“大雪”号,“冬至”,“小寒”号,“大寒”号,四艘“节气”级重巡洋舰;以及十六艘“城市”级驱逐舰。舰队总共拥有战舰二十九艘。虽然从规模上来看,第一特混舰队比不上第二特混舰队,但是要比没有单独配制炮击编队的第四特混舰队强,战舰地数量也要比第三特混舰队多(总吨位要少一些)。可以说,第一特混舰队到此时仍然是帝国海军太平洋战场上的头号舰队,是名副其实的主力舰队。

    经过了这段时间地战斗,第一特混舰队的损失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兴凯湖”号航母被炸伤,从谈仁皓收到的消息来看,这艘航母能够赶六月份第二批“湖”级航母服役的时候修复就已经非常不错了,也就是说。此之前,谈仁皓手里大的战舰也就是防空巡洋舰了。

    “李靖”号,“柴绍”号两艘大型防空巡洋舰先后受伤。回去后恐怕也要修上一两个月吧。另外八艘巡洋舰,十六艘驱逐舰也都先后负伤,就算一艘没沉,可这些战舰根本不可能六月中旬之前完全修好。

    因为帝国本土没有那么多的船厂可以同时维修这么多的战舰(还有第二特混舰队,第三特混舰队,第四特混舰队那些受伤地战舰排着队等待维修呢)。

    作为舰队司令官,总结战役结果的时候,他必须得报告中详细说明每艘战舰是什么时候,哪次战斗中,怎么受伤的,以及战舰上的官兵损失情况,战舰本身的损伤情况。这是战损统计的一部分。谈仁皓一般不会让别人来帮他做这件事情,毕竟统计战损情况是一件很困难,而且很容易让人失去控制的事情。实际上,这也不是让谈仁皓战役结束之后才做这些事。战舰受创之后,舰队参谋部就会先完成一份初始报告的,而他要做的就是将之前的所有初始报告总结成一份完整地战损报告。

    谈仁皓已经不记得是第多少次写这样的报告了,可与以往一样,每当他写到一艘战舰受损的情况时,他都会想起当时地场面。比如写到“兴凯湖”号挨炸的时候,当时的情景,战舰上混乱的场面,冒起地滚滚浓烟,还有被抬出来的伤员等场面,就好像是放电影一样,一幕幕的从他眼前闪过。他三次动笔,可三次都没有写下去。舰队司令官是海军中受人尊敬,也是有前途的位置,可又有谁知道,舰队司令官这个位置上,所要承受的是比其他人多的压力,所要负担的是大的责任?

    埋头弄了两个多小时,谈仁皓都没有把“兴凯湖”号航母的战损报告写出来,货他不得不直接用参谋部提交的那份初始报告。随后他就离开了住舱,到外面去透了口气。写战损报告就是让指挥官回忆一次当时的战斗场面,从好的方面来讲,这可以让指挥官战斗结束之后清楚的认识到指挥中犯的错误,以及战场判断方面的失误。可从坏的方面讲,这无形中增加了指挥官的心理负担,也许意志力脆弱一点的人这一关面前就将被淘汰掉吧。

    “关了自己几个小时,不f4u吗?”

    谈仁皓闻声转了过来,郝东觉拿着两个苹果走了过来。接过了苹果之后,谈仁皓爬了旁边的护栏上。”你去把电报发了吧?”

    “发了,暂时没有回电,我就过来看看你的情况了。”郝东觉朝谈仁皓的住舱看了一眼,“写报告?”

    谈仁皓点了点头,看着手里那个半红半青的苹果发呆。

    “要不要我帮你写?”郝东觉也知道谈仁皓一直不让他写战损报告,不是不相信他,而是不想让他承担压力与责任。

    “不用,我晚上再写吧。”谈仁皓掂量了两下苹果的重量,然后咬了一口,“我们到下面走走,官兵的情况怎么样?”

    “我给他们几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颜国忠还安排了一批陆战队的官兵过来接待他们,现大部分都上岸去了。”郝东觉跟了上来,“我已经打了招呼。除了醉酒闹事,寻衅生事之外,他们可以自由活动。”

    “也该让官兵们的神经松缓一下了。”谈仁皓走下了舷梯。来到了首甲板上,他朝守连接着码头地舷桥旁的两名陆战队官兵点了点头。然后就朝着战舰的后方走去。”收到清涟地回信了没有?”

    “收到了,我准备回去后跟她好好谈一下结婚的事情。”

    谈仁皓笑着摇了摇头。”知道结婚要准备些什么吗?如果有不懂的可以问我,怎么说,我也是过来人了。”

    “你也不过就一次经验而已。”郝东觉也笑了起来,“不过。我还真不知道要准备些什么。”

    “至少,你得有一对结婚戒指。”谈仁皓看了搭档一眼,“你也看到你嫂子的那对戒指了,花了我半年的津贴,买的时候那个肉痛啊,简直让我差点快跳起来了。”

    “那么贵?不会吧,我可没有多少积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