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海魂 > 第七卷 力挽狂澜 第五十一节 巨炮的怒吼

第七卷 力挽狂澜 第五十一节 巨炮的怒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收到常荐新来的第二封电报时,严师琪再次调整了航向,并且让舰队以最快的度前进。此时,他有两个选择。

    如果要争取时间的话,他就必须将两艘“尊严”级战列舰抛开,率领四艘“广州”级战列舰以31节的最大度前进。而这至少可以争取到十分钟的时间,大概在三点二十分左右就可以到达交战海域,炮击“z舰队”如果他要保证舰队火力的话,就必须将两艘“尊严”级带上,以28节的最快度前进(“尊严”级的设计最大度是29节,但在打捞修复的时候增加了大量的武备,还加强了战列舰的主装甲,排水量增加了2ooo多吨,结果度就降低到了28节)而这就只能在三点三十分左右到达战场。

    严师琪的选择是后者,保证舰队的火力。“z舰队”有八艘战列舰,84门主炮,而他手里只有六艘,如果少了两艘“尊严”级的话,就失去了三分之一的火力,这就更难以在炮战中击败对手了。这是炮战指挥官最基本的想法,而且也是他们的一个特点:保守!在严师琪看来,如果能够歼灭“z舰队”就算牺牲了第二特混舰队的所有战舰,那也是一个伟大的胜利。在这个时候,他没有想过第二特混舰队的遭遇,想到的只是尽量的干掉敌人。如果要牺牲,那么第二特混舰队就是已经摆上了祭台的牺牲品!

    三点二十分,“广州”号上的雷达先现了东北面的美国舰队。此时美国舰队已经与第二特混舰队交火,而且是成纵队北上。严师琪并不知道第二特混舰队的确切位置,只知道第二特混舰队在美国舰队的北面。见美国舰队以纵队方式北上,严师琪立即下令,舰队航向调整到9o度,抢占炮击的有利位置。这个决定也许没有错,但是严师琪没有考虑到一点,如果第二特混舰队在北面的话。那么美国舰队肯定会转向的,他应该在这个时候继续北上,抢占西面地“丁”字头,而不是南面的“丁”字头。

    三点二十八分,美国舰队突然转向,而此时第三特混舰队已经完成转向,距离“z舰队”22海里,正在高逼近之中。随时准备开始炮战,此时再抢占有利位置已经太晚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立即赶上去,趁“z舰队”还将炮口对准北面的机会,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严师琪的稳重又浪费了几分钟的时间,为了确保穿甲弹能够击穿美战列舰的装甲,他将开火距离确定在了12海里,也就是大概22公里的距离上。而要追上这1o海里,至少需要二十分钟!

    也活该金梅尔倒霉,本来“宾夕法尼亚”号上的雷达早就应该现南面杀来的第三特混舰队了。但是跟在“宾夕法尼亚”号后面的“亚利桑那”号庞大的身躯正好挡住了雷达的扫描范围。三点四十七分的时候。两枚高爆弹又落在了这艘位于编队第四位置上的旗舰。那些高爆弹对战列舰的厚重装甲来说就如同是在搔痒一样,但是暴露在外的雷达可没有装甲那么坚固,横飞的弹片将美国舰队最后一只眼睛也给打瞎了。

    也就在第三特混舰队快逼近的时候。“z舰队”为了避开鱼雷,整在集体转向。这样一来,“z舰队”的八艘战列舰都只能用前面的两座主炮炮塔对付第二特混舰队,对朝向第三特混舰队的就只有后面地主炮了。

    三点五十五分,第三特混舰队距离“z舰队”14海里,这个距离还在拉近,而“z舰队”刚结束了规避鱼雷的机动(有三条鱼雷命中,其中两条打在了战列舰上,但都没有造成致命的伤害,另外一条误打误撞的击中了战列舰后面的一艘轻巡洋舰。将这艘巡洋舰炸上了天)严师琪还向继续拉近距离,然后在前几轮炮击中就将敌人打爬下。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收到了一封电报。

    这是常荐新来的电报。常荐新在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来的电报。战斗开始不久,“高士廉”号就挨了一炮弹。虽然这炮弹是擦着战舰的艏部甲板飞过,然后在右侧海面下爆炸的(穿甲弹上地延迟时间引信还没有来得及工作,炮弹就已经穿透了舰体)但巨大的冲击波几乎将舰艏处的三个舱室全部震坏,舰桥也震动了起来,而用于舰队通信的电台就被震坏了!

    可以说这是再糟糕不过的事情了。“高士廉”号已经失去了与其他编队的通信能力,虽然还可以通过灯光信号与附近的战舰联系,可常荐新已经无法指挥驱逐舰编队,也无法与第三特混舰队联络上!他一边让人去修理电台,一边用灯光联络周围的战舰,集中力量攻击美国编队中的第四艘战舰,此时他已经判断出,那正是美国舰队旗舰“宾夕法尼亚”号,原因很简单,美国舰队的每一次齐射都是这艘战舰先开始的,其他战舰则跟着开火。如果这不是期间,哪谁是旗舰?

    经过通信军官的抢修,电台在三点五十分左右修好。常荐新立即与驱逐舰编队联系,结果却怎么也联系不上(他还不知道房子孝少校的座舰已经被击沉,房子孝少校已经牺牲了)随后,他就出了给第三特混舰队的这封电报。

    电报的措词说不上严厉,但却带有指责的意思。原本应该由第三特混舰队来打主力的,而现在第二特混舰队已经坚持了二十五分钟了,第三特混舰队还不见踪影。电报就只有那么一句话:第三特混舰队在哪?

    这一句话就已经足够了。严师琪不是个不知道轻重的人,在大八丈岛的时候,他就与雷少卿,常荐新这两名年轻将领合作过,对这两人也很熟悉。雷少卿属于那种热情奔放的将军,对谁都很坦诚,很容易成为朋友。常荐新则更像是老派将领,比较沉稳,参谋长的理想人选。这也同样意味着。常荐新绝不是那种轻易叫苦的人。不到最后关头,他不会出这样的电报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