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海魂 > 第七卷 力挽狂澜 第二十一节 为了胜利的牺牲

第七卷 力挽狂澜 第二十一节 为了胜利的牺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到那些轰炸机打开弹舱,突然开始投弹,谈仁皓与郝东觉更是惊讶不已,连正在俯冲拦截的战斗机飞行员也都瞪大了眼睛,把炸弹投到海里去做什么?

    “那不是鱼雷,是炸弹!”

    郝东觉的眼力很好。

    谈仁皓微微点了点头,那确实不是鱼雷,是真正的航空炸弹,只是,将航空炸弹向海面上投有何用?数秒钟后,当炸弹落到海面上的时候,谈仁皓与郝东觉都反应了过来。

    “跳弹攻击,快让‘玄宗’号规避!”

    在郝东觉大喊起来之前,“玄宗”号已经在规避了。炸弹落到海面上的时候并没有沉下去,而是如同水漂一样的在海面上弹了起来,然后再落下,再弹起来,笔直的朝着“玄宗”号航母砸去。飞机在投弹时的飞行度很快(大概22o节左右,这是b-25在挂上3枚炸弹,距离海面数百米高度上的最大飞行度了)炸弹在落到海面上的时候,借用了海水的表面张力,因此会被弹起来,如同在海面上飞行的鱼雷一样进行攻击。唐帝国海军航空兵以前也曾经试验过这一战术(水平轰炸机)可总结后认为,其攻击的准确率,以及战机的生还率都不及俯冲轰炸机与鱼雷轰炸机,因此就放弃了这一战术。现在,这些美军的中型轰炸机却用上了这一战术。

    航母在急转向,已经将舰舰对准了轰炸机来袭的方向,战舰上的防空火炮,以及附近两艘巡洋舰上的防空火炮也在疯狂的喷射着炮弹。第一批投弹的三架b-25(以“品”字型编队飞行)全部被炮火击中,其中一架还凌空爆炸,飞行员没有半点逃生的机会。可后面的b-25仍然在继续前进,而且6续投下了炸弹。

    参加了数场恶战的“玄宗”号航母是三艘姊妹舰中唯一的幸存者了。这艘航母就如同一头被蜜蜂围攻的大灰熊一样,在海面上疾驰着,逃避着敌人射来的致命炸弹。大部分的炸弹都偏得很远,只有少数在距离航母1oo米的范围内爆炸。远处,各战舰上的官兵都紧张的看着这场巨人与刺客的表演。

    谈仁皓捏紧了拳头,死死地咬着牙关。“玄宗”号在三艘姊妹舰中也许不算是最幸运的,但却是活到最后的。虽然与帝国正在建造的新型航母相比,“玄宗”号的性能不算优秀,而且已显陈旧,但是在这场激烈的战争中,“玄宗”号仍然是帝国海军最重要的战舰,特别是在新航母批量服役之前。“玄宗”号就是帝国海军五分之一的航母战斗力,是第一特混舰队一半的航母战斗力。谈仁皓绝不想让这艘曾经跟随他参加了数次恶战的航母有任何的闪失,更不想让第一特混舰队失去一半的战斗力。

    “仁皓,快看!”

    听到郝东觉的大叫声,谈仁皓立即抬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朝着美国轰炸机群上空看去。两架“隼”呼啸着冲了下来,这两架战斗机机翼上的机关炮没有吐出火舌,它们的炮弹都已经用完了,飞行员在做最后的努力,将自己的座机当作了炮弹,用自己的生命在捍卫舰队的安全。

    “制止他们……”

    在谈仁皓叫出声来的时候。两架战斗机分别撞上了两架已经打开了弹舱舱门。正准备投弹的轰炸机。飞行员没有跳伞,他们也没有时间跳伞(没有人可以从高俯冲的战机里逃出来)当四架燃烧着的战机残害掉进大海里的时候,谈仁皓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虽然他与飞行员的接触不是很多(让郝东觉去负责了)虽然他一直不太熟悉舰队里的那些普通飞行员(舰队司令官是必须要熟悉每一个小队长及其以上级别的航空军官的)但是在这一刻,谈仁皓现,不仅仅是他,郝东觉,以及身边的这些人在浴血奋战,所有第一特混舰队的将士都在为一个共同的目标战斗,那就是胜利!

    有了前两架战斗机带头,那些用光了弹药,已经爬升到了高空的战斗机都俯冲了下来。

    突然。喇叭里响起了飞行员的喊叫声,愤怒的咒骂声。谈仁皓立即朝郝东觉看了过去,是郝东觉把战斗机的频道接到舰队广播频道上的。

    “老张,妈的,你等着我,我们九泉之下再见!”

    “胖子,别乱来!”

    “中队长,我也去了,***。老子跟你拼了!”

    “算上我一个,胖子,等着我!”

    数十架“隼”全都冲了下来,有的还有弹药,可大部分都已经用光了弹药。那些美军轰炸机上的飞行员也在尖叫着,当他们看到唐帝国的飞行员不要命的杀来时,恐怕他们都吓得尿裤子了吧。越来越多的b-25与“隼”坠进了大海,频道里的声音也越来越嘈杂。已经有飞行员痛哭了起来,他们不是害怕,他们是在为牺牲的战友而悲痛。

    当最后一架b-25被击落的时候,“隼”群停止了疯狂的攻击。有的“隼”还在海面上空盘旋着,仿佛在寻找着走散的同胞一样,仿佛舍不得离开这片海域一样,在这里,有太多的鲜血与牺牲,有太多值得让人记住的英雄故事。

    谈仁皓默默的摘下了将军帽,郝东觉也摘下了军帽,很快,其他的参谋军官,战舰上的官兵,炮手,还有在航母上目睹了在这短短几十秒钟之内所生的一切的航空勤务官兵都摘下了帽子。司令舱里沉寂了下来,只有电台的滴答声,还有从后面机舱里传来的噪音。有的参谋在偷偷的擦掉眼泪,有的则怒瞪着远方的大海。所有人都沉默着,他们在为逝去的英雄默哀,在为用生命来捍卫军人尊严,履行军人义务的战友默哀。

    “参谋长,现在我在哪?”

    郝东觉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舰队的具体位置在哪?”

    谈仁皓再重复了一遍。

    “东经142度24分,北纬1o度18分(为了方便,用的是西方经纬,而不是唐帝国的经纬)”

    郝东觉一边看着海图上的舰队位置。一边做出了回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